• 主页 > D生活卡 >4 年下载量破 7.5 亿,「玩美移动」3 大拚事业心法曝光 >

4 年下载量破 7.5 亿,「玩美移动」3 大拚事业心法曝光

4 年下载量破 7.5 亿,「玩美移动」3 大拚事业心法曝光

「魔镜、魔镜,你能让我变得更美丽吗?」这在以前是个梦想,但现在梦想已经成真。站在玩美移动 App 的智慧美妆镜前,你可以瞬间改变妆容。玩美移动公司成立至今短短 4 年,应用程式全球下载量达 7.5 亿,与超过两百家厂商合作,包括雅诗兰黛、莱雅等欧美大厂都在其中;更受瞩目的是,将引进电子商务相关的投资伙伴,结果很快就会揭晓。

思考产业下一步,随手就自拍,锁定女性族群

带领玩美移动一路从零开始的,是总经理张华祯(见首图),过去十多年来,张华祯与先生黄肇雄(讯连科技董事长),将讯连科技推向国际、打造成为知名品牌;之后又带领百名员工,成立玩美移动。

谈起从硬邦邦的科技产品转向数位美妆,张华祯说,「2014 年的时候,我常到硅谷跟上海,当时就有感觉,智慧型手机最终一定会取代 PC。」讯连是多媒体影音软体服务的领导厂商,张华祯一直在想怎幺把技术应用在手机里。讯连的技术需要强大的运算能力,在 PC 上处理器很强,软体可以发挥所有的功能,「但在手机上,由于 iPhone 5 之前的处理器不够强大,这幺棒的技术却没有办法在这个承载物上凸显出来。」

当时大家都知道,PC 虽然不会死,但不会再大成长了,讯连也一直被问:下一步是什幺?投资人也问商业模式是什幺?怎幺收钱?张华祯说,没有商业模式,一切都免费。因为那个年代虽然有人是付费的,但付费一定不会做大,如果量体不够,很难从量变到质变。「接下来如何让女生更漂亮?就开始化妆吧!」

到了 iPhone 5 时代,除了处理器愈来愈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前镜头、自拍时代正式来临。「我自己就很爱拍」,当时台湾在 App 还是一片沙漠,张华祯认为,App 一定要常常被使用,才有成为商业模式的可能性。例如沟通联繫的像 LINE,不然就像游戏,有空没空就玩一下,再来就是照相。

当年修图 App 都在中国,张华祯也有下载,但是都得先拍照,再修图、美肌一下才能分享出去。她心想,以讯连的技术应该能做得更好,「与其每次拍照还要再进去后製,讯连搞 video 这幺多年了,有没有机会让女孩直接看镜子就能美?那个时代还没有人做,我们就做出来了。」于是「玩美相机」App 上架,从镜头看就很美,够美了再拍照。「结果很多人下载,证明我的假设是对的,女生追求美这件事,永远是刚性需求。」

从自然美、素颜美,走上化妆之路,在技术上可是一大门槛。使用者只要打开相机,不需要按下快门,就能自动抓取五官,呈现出完整妆容,但随着人动来动去,一直变换表情,妆容都要能跟紧五官,这需要同时结合影片与相机技术。而且,App 有一个特性,就是一键下载很快,一键解除安装也很快。「App 的世界,要一直让使用者看到新的东西,让他们觉得你有在进步,才会被留下来。」4 年下载量破 7.5 亿,「玩美移动」3 大拚事业心法曝光

随着人动来动去,妆容都能跟紧五官,是玩美移动引以为傲的技术。

爱美果然是天性,结合影像技术,下载量暴冲

推出了这个 App 后,下载人数直线往上冲,除了美国,连俄罗斯、巴西这些化妆大国也都相当捧场。当时玩美彩妆的电脑版是计划一年一个版,那个年代已经算很快了,现在 App 是 3 个礼拜给一版,但中间要怎幺给女孩新东西?就出各种妆容 look 让女孩每天都有新东西可以试,现在已经有上千个 look 了。

见证玩美的 App下载从零到 7.5 亿次,资深行销经理 Tony 回忆,当年张华祯给他们 1,000 万下载数的目标时,实际下载数都还不到 100 万。尤其那时候讯连的工程师从做 power DVD 变成要做化妆,工程师哪里懂化妆呢?张华祯还请彩妆老师来教工程师,必须对眼影、睫毛、口红甚至材质等有深入了解,到最后,工程师们还会拿着镜子自己化妆。

有一天张华祯对着手机使用新 look,觉得很开心,但旁边就放一个真的镜子,一回头看竟然差这幺多,「是不是可以让女孩玩了之后,还可以知道哪里能买得到?」当时玩美移动还在讯连公司内部,业务大部分都是男生,客户也都是惠普之类的科技大厂,张华祯告诉他们,想请他们找美妆品牌,像莱雅、雅诗兰黛等。

张华祯认为,玩美移动因为商业模式、客户层都太不一样了,尤其是新创的事业体,在同一家公司资源有一定先后顺序分配,于是玩美移动就从讯连独立出来。

刚好不少对数位发展有兴趣的国际美妆品牌,开始找上玩美移动,当时都还是免费的,只要把牌子放到 App 里面,张华祯就很开心了。她开始到处拜访品牌商,光是 2016 年她就飞了纽约、巴黎 19 次,最后她在巴黎见到品牌总部的高层,她介绍玩美移动是谁?有什幺技术?想把公司带到哪里?「对他们来说,我们是 nobody,就像去参加考试一样。」

张华祯告诉对方,「我要做的是 AR(扩增实境)的社群平台,我要做一个 Beauty Facebook!」品牌商说,你準备好了吗?一次要上就 46 个国家一起上。当时玩美移动还没有一个云端的后台,对方给她 6 个月,「我回台湾跟伙伴们说,做一个后台让厂商自己上产品、上妆容,3 个月后真的做出来了。我们应该是第一个做出后台的彩妆 App。」

到了 2016 年 4 月,张华祯回忆,玩美移动开始要收费,都是为了存活,「虽然我们有技术,但技术对他们来讲是全新的东西,从我在 2015 年完全不敢讲 AR,到现在大家对 AR 琅琅上口,一路上很刺激也好玩。」

3 大心法拚事业,AI 测试粉底,成为新利基

没有一个平台,蒐集不了数据。玩美去年开始投资 AI,AI+AR 是一个大突破,让玩美从彩妆又转到了肌肤检测。此外,品牌大厂也认为粉底产品是很大的市场,但很难介绍对的颜色给客户。玩美又开始研究,「像是灯光就很难控制。我们现在已经将肤色分为 8 万 9,000 种肤色,自动帮你配到最适合的颜色,没有 AI 是做不到的。」

张华祯分享,进入新的领域,她有几个心法。第一个就是「板块理论」,每个板块都不会永久在水面上,但会有新的浮上来,你要决定跳哪个?跳了会不会赢?

第二个是「丛林理论」,新的市场就像一个个丛林,就要像小兔子一样敏捷,在象群腿下找活路。就像大公司虽然有钱,但不可能做到这幺细,她整家公司就是在做这件事,一定要跑得比大公司快。另一个就是「保龄球理论」,你在打保龄球时,不需要打到全部的瓶子,只要打到一个对的瓶子,就全倒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