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生活妙招 >「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

「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死去,内心该有多大的折磨?植剧场系列《天黑请闭眼》虽然不是台湾戏剧的主流片种,但吸引了大众的兴趣,戏情带给大众的颤慄与压迫让观众更加屏气凝神地看下去,网路上更是出现了许多观后感,一同和戏中主角抽丝剥茧,找出真相。

小豆 孙可芳与刘澄芳的相遇

小豆 孙可芳和在《天黑请闭眼》中饰演的刘澄芳有蛮大的差别,平时小豆是一个很疯癫、爱热闹的人,不仅常常约大家出去玩,在任何场合中也都是担任炒热气氛的那个人,反观她饰演的刘澄芳则是属于比较安静的女孩,平时就默默跟在大家旁边,担任一个陪衬的角色。

所以在《天黑请闭眼》中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角色的挑战,因为相差太大,会担心眼神、动作这些细微的东西很容易让角色不见,所以在拍摄前期小豆看了很多黑暗电影,读剧本的时候也会在对话后面写下很极端的字句,虽然让那阵子的自己变得很郁闷,但对于进入角色这方面确实蛮有效的。

过去的经验太过雷同「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对于一般人来说,恐怕不会有太多面对亲友的死亡或是看着朋友尸体的经验,在《天黑请闭眼》中却一直有这样的戏码上演,所以对小豆来说,拍摄一些情绪很重的戏其实很折磨,因为这跟她过去的经验太雷同,会想到很多隐藏在她内心深处多年,不仅不想要回忆起,甚至是想要刻意忘记的事情。

「跟亲友道别的那种感觉,对我来说跟人生经历太接近了,在戏剧中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们在急救一个人,他满头是血,我看到那个状态,就想起了很多画面,所以那个瞬间会有点呼吸困难,没办法承受,我当然知道那是戏,我不能把真实生活放进去,我也不能拿亲人过世的痛放到这场戏里面哭,但那个当下那个感觉真的很像,都像是我快要失去他们了。」小豆回忆道。

有了重新面对自己的机会,小豆重新审视了她过去刻意逃避的部分,有时逼着自己面对也是成长必经的过程。

从剧场、表演老师到演员的过程

刚大学毕业的小豆有点找不到人生方向,又觉得在台湾念舞台表演好像没有太大的出路,所以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去英国念表演,那时候小豆卯足了劲想要申请上,不只準备独白、练英文,还学剪影片,能用的她都用了,后来还真的申请上了一间,而且过关斩将来到最后一个阶段。

当时小豆飞到新加坡参加最后一轮面试,发现现场几乎没有华人,后来跟那些要一起面试的人聊天才知道,原来这些外国人都是进入过职场,发现自己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再回去读研究所,对他们来说,这才是研究所的意义,而不是为了读而读。

当时那个想法冲击了小豆,她检视自己才发现,她的确是因为毕业后有点不知道要干嘛,就觉得乾脆继续念好了,所以那时候觉得自己的确应该到各个领域去尝试新东西,发现哪里不足再回去读,这样也比较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幺。

有了这个想法后小豆先去当了剧场助理,虽然非常累,但对于表演有了更全面的视角与想法,后来为了想要有个不一样的开始,而去国中当了表演老师,而当老师的这两年可以说是小豆人生中的一大转捩点。

在教学期间小豆发现原来这些学生们并不如表面上来的那幺幸福,看他们写的一些即兴剧本会发现原来他们的家里藏有很多故事,因为小豆本身是阿公阿嬷带大的,并不会觉得隔代教养或是单亲家庭的小孩一定代表什幺,但不只是社会,连小孩之间也会帮彼此贴标籤,甚至会分小团体排挤人,那时候小豆特别讨厌学生们这些行为,分组时也坚持不能有人落单。

有一天她突然思考自己为什幺要那幺在意学生分组排挤别人或是搞小团体这件事,才发现原来她在救以前的自己,小豆国中时曾经跟一个很好的朋友吵架,那时候就有分群,而这件事在她心中一直是一个遗憾,现在想起来就会觉得为什幺那时候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所以看着学生们就像是看到以前的自己。

而在教书第二年开始有一些广告、影视的机会,当时很担心会影响到学生,因为对他们来说,可能还没办法清楚分别演员跟明星的差别,看着电视、舞台上光鲜亮丽的艺人就觉得他们很厉害或是赚很多钱,这些都是小豆不希望学生们产生的想法。

另外,改变小豆很大的一点是学生们看的戏都是她从来没有在看的,他们大多在看爱情偶像通俗剧,对于表演的想法、作业也几乎都一样,这件事让小豆打击非常大,她以为台湾有一些好的戏剧还是有人在看,没想到这个年纪的学生竟然完全没有在接触,所以有一个想法开始萌生,小豆告诉自己,未来有一天一定要演到一齣优质的剧,「我想要让他们知道台湾有好戏在做,其实电视内容可以很多元,但太多人被框架着,口味也变得很单一,这是我想要为他们作出的改变。」

生活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表演

「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想必不少人在广告中看过小豆的身影,后来参与了《舞吧舞吧在一起》及 popdaily 的短片演出,让小豆对于表演的热忱越来越强烈,「我就是要当演员,我心中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小豆说,她会愿意去打很多工,是因为她把这些当成为了当演员的一个经历,打工时学习扮演好那个人,也偷偷观察其他人,这都是为了在未来有机会演到类似的角色,「我想不到我除了当演员我还会想做什幺,就算我需要靠别的打工来维持生活,我想的都是这会让我的生活变得充实,表演会变得更好!因为表演跟生活是连结的。」小豆说。

当演员最大的好处就是处处有惊喜

当演员的确很像在过另一个人的生活,活过他的一段人生,只是下了戏还是得变回自己,不过很有趣是每一个角色一定都会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些东西,而这也让小豆发现以前从没发现过的自己。

演完刘澄芳后小豆才知道她挖掘了内心很多没自信、很深沉、很悲伤的那一部分,这是过去的小豆有点在隐瞒,甚至是没有发现的,虽然感到很赤裸,但同时也更认识自己了,以前无法侃侃而谈的事情,现在也能轻鬆地讲出来,这对小豆来说是很大的进步,也让多年压在心头的大石放下。

演过这齣戏,改变了小豆很多,她也希望观众看到刘澄芳时,会触动到他们,「我希望能成为影响某些人的人,看表演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治疗功能的,就算你看的是黑暗的表演,在一些层面上还是会疗癒到你的心。」 小豆说。

其实大部分的人都一样,会想要保护自己不受伤,或是不愿意让大家看到比较没自信的部分,「我希望他们看到刘澄芳的时候可以很诚实地发现内心也有一个那样没自信的人存在,面对自己才能更了解自己。」 小豆说。

戏里面的感情一定是真的

「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演员上表演课时,老师都会说一定要保有三分的理智、七分的情感,必须有第三只眼抽离地看着自己的表演,才不会太失控,「拍戏的时候,我觉得如果我没有百分之百投入,我就没办法好好呈现,而且在镜头前不可能说谎,如果感情是假的,在镜头前呈现出来就不可能是真的,所以我都会想办法让自己做到最投入。」而让小豆能完全把自己投入进去最大的原因是整个剧组给她很大的安全感,让她觉得自己是被保护的。

很喜欢听到别人对自己的评论

看似活泼大方的小豆其实内心一直有些自卑与不安,认为自己没有别人漂亮、身材没有别人好,「我也很想要拍一张照片就被说看起来很空灵或是很有深度呀!」小豆说,但自从演了《舞吧舞吧在一起》的冰妹以及《天黑请闭眼》的刘澄芳后,时不时会听到别人说:「啊!原来那个是你演的呀!」小豆很喜欢听到别人对自己表演的反应跟评价,这会让她觉得她有做到不一样的自己,也有被看见的感觉。

演员一定要有同理心

「我希望我能影响别人。」《天黑请闭眼》孙可芳:有时黑暗的戏才

「用想像去表演跟真的经历过事情而去表演,呈现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很重视生活的感触,一直有人生的经历,才会在表演上有所成长,我停不下来就是因为我想要一直经历不同的事。」 小豆认为身为一位演员必须具备的条件就是要有同理心,因为这样才可以真的感觉到这个人(角色)的心情,同理心让她在看一些事情的时候不只是靠想像,而是内心真的有感触。

学过表演之后,看事情的角度也会不一样,以前看到一些社会案件的新闻,第一个反应就跟一般大众一样会很生气,但学过表演后,想法有一些改变,「有很多犯罪的案件背后有很多事是我们无法想像的,而他们人生到底经历过什幺才会导致事情的发生?我想要知道这背后的原因和故事。」也因为这样,坏人的角色特别吸引小豆,如果一位演员演坏人可以让大家讨厌,那就表示他演的是成功的;而如果他演的坏人是可以让大家同情,那就表示他演到了另一个层次,这样故事性的角色会是小豆未来想要挑战的。

舞台剧和影视的差别不是大众以为的那样

舞台剧是连贯的,角色一上台无论如何就都要把他完成,但影像表演是一直重来的,「我以前以为电视剧表演比较简单,但发现并没有!也超难!」小豆笑着说。

在面对影视表演,因为不一定这一颗镜头会成功,或是有一些运镜的考量,演员必须每一次都开到一百,所以往往都是一直在归零和开到全满之间来回跑,这一种反覆的过程很容易感到疲乏。

但小豆也在经验中慢慢学会用观众的角度看画面,「有一次拍在山林里奔跑的戏,导演说:『你们跑得太流畅了!』当时还不太懂这是什幺意思,看了回放才知道,原来镜头那幺远,我们得适时拌一下、顿一下,在画面上才合理。」小豆说。

而学习到另一个差别就是「眨眼」的重要性,在特写时,镜头靠演员靠得那幺近,一眨眼那个能量可能就消失了,因为观众要看的就是演员眼神中的那一点点东西。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

可能是经历过人生的失去,小豆显得比同龄的人还来得早熟,曾经面临外婆生重病,那时候小豆很懊恼为什幺那时候没有做出些什幺让她看到,所以有时候觉得快要不行的时候,就会告诉自己,一定要咬牙撑下去,让外公看到她的作品,让家人为她感到骄傲。



相关推荐